央广网: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辞世 家属遵从其遗愿捐献角膜

资料来源:本站发布者:宣传部时间:2019/04/23浏览量:

央广网武汉4月16日消息(记者张卓 通讯员童萱)2019年4月16日14时,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之一、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在武汉辞世,享年95岁。家属遵从夏老遗愿,捐献角膜,并向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捐献了100万元用于医学研究。

夏穗生教授于2013年3月26日(武汉市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日)登记成为一名遗体(器官)捐献志愿者,今天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。


挺起中国医学的脊梁 ——中国器官移植开创者夏穗生的不懈追求

“截至今年1月,我国公民累计实现器官捐献21688例,捐献器官61902个,挽救和改善了近7万名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和质量。”这是一份关于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状况的报告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跃居世界第二位。

在我国,每年有超过两万名患者因为各种疾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,让生命之花再次绽放。从出生仅4个月的婴儿,到古稀之年的老者;从单独的肾脏移植到多器官联合移植,目前,我国已实现包括心、肺、肝、肾、胰腺、小肠在内的胸、腹腔脏器移植。

不凡视野 拓荒生命“禁区”

上世纪50年代,夏穗生从同济医学院毕业,成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医生。确定研究方向时,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外科。

1955年,国际上首先实施狗的同种异位肝脏移植实验。在那个信息闭塞的年代,这一医疗界的新闻并未广泛传播。1958年9月10日,夏穗生将一只狗的肝脏移植到另一只狗的右下腹,术后,这只移植了肝脏的狗存活了10个小时。这是国内对于肝脏移植的一次实验性探索,与国际医学发展不谋而合。

世界医学的车轮依旧滚滚前行。1963年,美国施行了世界首例人体原位肝脏移植手术,患者存活了7天。

消息传出,步入不惑之年的夏穗生立即查询英文和德文的相关资料。然而翻阅所有相关论文、报道后,夏穗生的心凉了半截——手术方对核心技术只字未提。

“突破技术难关,只能靠自己。”夏穗生翻阅资料、建立实验室,由于缺乏人力、财力的支撑,在长达9年的时间里,这项工作一直在胶着中进行。

1972年,夏穗生出任同济医院腹部外科研究所副主任。已年近半百的他,在重症肝病病人的眼神里,感受到强烈的求生渴望。“肝脏疾病一旦到了终末期,肝移植就是患者唯一的希望,器官移植事业亟待启幕。”

“让我国医学立于世界医学之林,必须开展器官移植,这是祖国的召唤、患者的嘱托。”夏穗生说,

“既然没有国外的经验可以借鉴,我们就自己摸索着做。”

屡败屡战 攀登医学之巅

在同济医院档案馆里,一张发黄的手术照片定格着那段尘封的历史。

一幢古旧的两层小楼,刻录着夏穗生和同事们最艰苦的5年时光。看似平淡无奇的实验室,注定惊心动魄。一个直径约70厘米的小型消毒锅,是实验室里最先进的“家当”。这个靠一盏煤油汽灯点火、不停往打气口打气才能升温的设备,仅术前消毒就需要耗费一天的时间。

1973年年9月5日,第一只狗的异体原位肝移植实验进行。

供肝组取肝、受体组切肝并实施肝移植,一个看起来原理非常简单的手术,却潜藏着重重危机。血管吻合的顺序、凝血机制的建立、术后排异的规避……一系列问题都是未知。

第一次实验失败了,第二次也失败了,第三次还是失败。

夏穗生把实验狗的肝脏切下来后,创面血流如注,他只能用细丝线逐个点去结扎。每次手术下来,仅打结就有400个,才能将出血点止住,这大大增加了手术时间和风险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实验研究,夏穗生发现出血的原因有两个,一是供肝失活或功能极度不良;二是受体肝被切除后,无肝期凝血机制紊乱。昼夜攻关,他发现在常温下肝耐受缺血时间极短,但如果将缺血的肝迅速以4℃的保存液灌洗降温,就可以延长存活时间,达到4小时左右。

问题发现了,可购买昂贵的保存液又成了难题。

“自己做!”这难不倒夏穗生。参照国外的保存液成分,夏穗生自制溶液,成功延长了缺血肝的存活时间。

器官移植后的排斥反应是一项世界医学难题,国内外都在攻关。由于当时没有有效的免疫抑制剂,肝移植后的狗往往只能存活几十个小时。“这样的移植对延长生命失去意义!”夏穗生带领移植小组与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合作,最终发现从马身上提取的抗淋巴细胞球蛋白(ALG)可以更好地控制排斥反应。

历经4年多时间,开展98次分解手术、实施130次狗的原位肝移植术后,谜团终于被一一揭开。经过多番改进,肝移植手术核心模式终于被确定下来。这是中国人第一次自主掌握哺乳动物大器官移植的完整手术。

甘为人梯 夯实医学之基

1977年12月30日,夏穗生刻骨铭心。

那天,他为一位肝癌晚期的女患者成功施行了肝移植手术。不久后,又为一位男性患者开展了肝移植手术,患者存活了264天,创下了当时国内肝移植存活时间最长的纪录。

从实验室到人体,器官移植实现了令人振奋的跨越。中国人体器官移植事业从无到有,就此起步。

1978年,夏穗生在《中华外科杂志》发表《130例狗原位肝移植动物实验和临床应用》,并在第九届全国外科学术大会上报告,整个外科学界为之振奋,并由此掀起了我国第一次器官移植的浪潮。

其后,夏穗生将视野投射到其他各种器官移植上,并不断创下新纪录:1982年,成功进行我国首例胰腺移植;1989年,在国内率先开展亲属活体脾移植;1994年,成功实施亚洲首例腹部多器官移植……

在短短的十几年时间里,在夏穗生带领下,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开展了包括肝、肾、胰腺、甲状旁腺、胸腺等多种器官的移植。

正当医学界为夏穗生屡创移植纪录而惊叹时,他却悄然“转身”,转而培养器官移植事业“接班人”。

“要让中国器官移植的事业发展壮大,关键是人才。”“让年轻人站在前台,我的任务是搬梯子。”这是夏穗生常说的话。他对学生们的学术要求,是国内暂无人研究的课题和国际最先进的课题,“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立起中国医学的脊梁。”刘乐欣、姜洪池等一大批国内器官移植中坚出自夏穗生门下。

2011年,夏穗生凝聚自己毕生科研和临床经验,主编《中华器官移植医学》专着出版。我国着名器官移植专家、原国家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教授在书序中评价:“夏穗生教授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开创者,他从医70年的奋斗史也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发展的生动写照。作为我国器官移植的奠基者,他鞠躬尽瘁,参与、推动和见证了我国器官移植发展至今的全过程。”

如今,器官移植的“中国模式”已成世界医学楷模,但器官短缺依然是一个难题。2013年,夏穗生登记成为一名遗体(器官)捐献志愿者。“要别人捐献遗体器官,自己不做出榜样,只讲空话,不做实事,不行。”夏穗生希望,在不远的将来,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器官移植获得新生,我国可以为世界器官移植事业提供更多的中国方案。


快速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