口腔内细菌的自述:请主人不要再乱用抗生素了

资料来源:口腔科 胡靖宇发布者:管理员时间:2014/06/30浏览量:

  我和我的族群在这个地球上已经生活了无数年,从生命的起源开始就一直存在着,尽管存在,却一直被忽视,因为我们是如此的渺小,直到很多年后,有一个叫埃伦伯格的人终于注意到了我们,并且还给我们起了一个名字叫做细菌。

  我承认我的很多同伴对人并不友好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人们也对我们毫无办法,直到1929年英国细菌学家弗莱明无意中发现了抗生素的存在,人类才在渺小的我们面前挺直了身板。无论对我们还是对人类来说,抗生素的发现都是一种神迹,虽然这个神迹对我们来说意味着毁灭。

  我是我们族群中对人类比较无害的一种,我们长期居住在人的口腔中,不仅无害,还有不少益处。一来我们会占领口腔内的粘膜作为我们的宿居地,夺得口腔内的给养,从而使得真菌或者一些外来细菌没有生存的空间,对口腔起到了保护作用。另外,我们中的有些伙伴有着超强的能力,能够影响蛋白质、碳水化合物、脂肪及维生素的合成,为口腔粘膜细胞提供了部分养分。当然由于我们还是属于一种外界刺激,会使宿主产生免疫作用,其实对人体来讲就是一种预警作用,有人甚至证实我们这种刺激还有一定的抑癌作用。基于各种理由,人们给我们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做有益菌群。

  我们衷心的希望我们和人类的关系能够永远那么融洽,但可惜事实往往与愿望相违背,随着抗生素的滥用,我们和人类的关系逐渐走向了冰点。由于缺乏必要的健康知识,人们往往把一些莫须有的病痛归结到了我们身上。这里面尤其以一些中老年人为甚,本来,由于年龄逐渐增高,身体抵抗力有所下降,所以很容易受到外部病菌的侵害,用一点抗生素我们也能够理解。但是也不能不辨黑白,不管是病毒感染,细菌感染还是真菌感染,统统都以抗生素应付,更有甚者,一吃就是就是一两个月,只把我们这些原本无害的细菌吃得伤亡惨重。我们的数量在锐减,那些原本受到我们抑制的真菌可就高兴了,他们趁火打劫,开始慢慢扩展自己的势力,口腔里那些白白的膜,全是他们的累积的菌丝。而由抗生素引起的我们和人体免疫系统的无谓战争,消耗了大量的能量和水,只把整个口腔弄得又干又枯,完全失去了以前那种温润的模样。我们期待着,这样的悲剧不再延续,但那些仇视我们的人们,竟然将这所有的一切又都怪罪到了我们的头上,开始更加猛烈的使用抗生素,做那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。

  就这样,我们口腔有益菌群和人类的关系彻底崩塌了,不是我们想这样,只是人类根本就没有留给我们任何生存空间。我们一步步的推出了口腔这个充满硝烟的战场,那些平常受到我们震慑,不敢踏入口腔的真正致病菌此刻却毫无顾忌地进驻口腔,由于长期对抗抗生素,他们的耐药能力比我们强太多了,一般的药物对他们也没有什么作用。

  看看我们曾经安心生活的口腔,现在已经成了什么模样:那些白色的大片大片的膜样物质是真菌们的领地,他们几乎覆盖了整个舌头,留下了厚厚的一层舌苔。嘴角那些破溃的地方是葡萄球菌和真菌共同作用的结果。整个口腔内到处都是红肿充血,一阵阵烧灼感不断从粘膜内壁上传来,舌头上那些美丽的舌乳头已经全部消失,除了真菌的白色膜样物就是光滑赤红的舌面。从食道深处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酸腐味道,胃肠内的兄弟们告诉我们,那是抗生素伤了胃肠元气的结果。

  如果有嘴,我们会为这一切分辨,但是我们没有;如果有耳,我们真的很想听听人们那么仇恨我们的原因,可惜不行;如果有心,我们希望能够在心中默默祈祷,为我们那些枉死的兄弟姐妹。这样的悲剧每天都还在继续,虽然有些人得到了医生的指导,知道了事情的真相,不再滥用抗生素,但很多很多人却依然执迷。

  这世上有很多无法治愈的绝症,为人类带来了不知凡几的悲哀,但是抗生素性口炎这种疾病却好像只是源于一个简单的误会。人为百灵之长,我们真心的希望能够和你们融洽的生活在一起,互助互利,所以请拿出你们的智慧来,理解我们,爱护我们,让我们为你们的口腔健康奉献我们自己的力量。

快速导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