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江日报:社会各界送别中国器官移植拓荒者夏穗生

资料来源:本站发布者:宣传部时间:2019/04/23浏览量:

长江日报记者王恺凝 通讯员童萱

鲜花、翠柏,静静簇拥着“中国器官移植拓荒者”、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夏穗生教授的遗像。20日,500余名各界群众默默走进汉口殡仪馆静雅厅,悼念这位杰出的外科学家。

“育杏林英才,着传世经典,一代宗师风范永存;开移植先河,领外科潮流,医界巨擘名垂千古。”悬挂在追思会会场的这副挽联,诠释了夏穗生甘为人梯、夯实医学之基、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鞠躬尽瘁的一生。

社会各界敬献挽联寄哀思

2019年4月16日14时,夏穗生教授带着对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无限眷恋与不舍,与世长辞。

巨星陨落,学界痛失先驱者。全国各大医院惊闻噩耗后,派代表星夜兼程送夏老最后一程。

这位为中国器官移植事业奉献一生的老人辞世后,家属替他完成了两个遗愿:捐出自己的眼角膜,捐赠生前积蓄100万元给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用于医学研究。

哀乐声中,社会各界以挽联寄哀思,有人轻轻放了一枝百合在他身边,默念他的功绩。上世纪50年代,夏穗生为我国器官移植事业播下希望之种;70年代,他开展98次分解手术,以130次动物实验,开启我国器官移植事业大门;80、90年代,他先后攻克胰腺移植、亲属活体脾移植、腹部多器官移植;之后,他建立起新中国第一个器官移植研究所,培养了中国器官移植第一批硕士生、博士生……

他对中国器官移植事业作出了开创性贡献,两个遗愿的完成,是他最有意义的告别:以移植为生,以捐献谢幕。

正如我国着名器官移植专家、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理事长黄洁夫在悼念视频中所言:“夏穗生教授是我国器官移植的奠基者和开拓者。他不仅在器官移植技术上奠定了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基础,也是我国器官移植改革的践行者,致力于推行我国公民自愿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供体的唯一合法来源。”

女儿深情怀念与父亲过往

“尽管我们家最不容易见到的是父亲的身影,但我和弟弟并不缺少父亲的关爱……”

女儿夏丽天在悼词中深情回忆与父亲的过往。她说她下乡插队时,父亲冒着大雨从武汉赶去探望,到达时已是深夜。为不打扰她们休息,竟然在公厕呆了一夜。

拳拳父爱扣人心弦,现场不时传来抽泣声。

“陪了70年,老夏走了,我也空了,没人陪伴了……”夏穗生夫人石秀湄的喃喃自语,让听者闻之落泪。

虽然夏穗生教授永远离开了亲人,但他给晚辈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夏丽天在悼词中说,父亲身体力行,教会他们做人道理,教会他们正直善良、严谨认真。“父亲的论文以及他带的研究生课题,一次实验、一个论点、一组数据,都经过反复推敲和检验”。

昔日学生奔波万里送别恩师

追思会开始前,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悲痛不已。他是夏穗生教授的学生,从美国辗转了三趟飞机赶到武汉。

老者姓刘,不愿透露姓名。“老师任人唯贤,非常非常惜才。”老者回忆,1978年他考上夏穗生教授的研究生,“老师到马路边来迎接我们。他还跟我说,我可以一边做器官移植研究,一边做我自己喜欢的肿瘤研究。”

深圳市人民医院的教授余小舫虽然不是夏穗生教授嫡传弟子,但依然赶来武汉送别夏老。“在同济医院普外科8年求学与工作的日子里,在我离开同济医院到深圳发展的岁月中,夏穗生教授都视我为己出。他那份感知专业新动向的敏锐、不断创新的精神、踏实严谨的学风更是深深影响着我的一生”。

青岛大学附属医院、北京中日友好医院、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、北京大学人民医院、中南大学湘雅附三医院、华西医院等国内知名医院均派代表前来与夏穗生教授悼别。他们说,夏穗生教授的人格魅力、精神风范、学术成就将与世长存。


快速导航